高峰论坛

’2018中国普惠金融(上海)高峰论坛——资本篇

字号+ 作者:admin 来源:普惠金融开放平台 2018-04-09

怎样在实现商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上,还能做好“普惠金融”大业,成为关注的焦点。29日下午,论坛举行了由亚商集团联席总裁、亚商投顾董事长、原中银基金董事、执行总裁陈儒先生主持,论坛所有农商行、农信社董(理)事长、行长参加的专题闭门会。

2018年,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年份,一方面各种强监管政策陆续出台,对于一些已经走进资本市场并且介入较深的农商银行影响巨大,另一方面,中央的精神已经明确农村金融是支持“乡村振兴”战略的主力军。怎样在实现商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上,还能做好“普惠金融”大业,成为关注的焦点。29日下午,论坛举行了由亚商集团联席总裁、亚商投顾董事长、原中银基金董事、执行总裁陈儒先生主持,论坛所有农商行、农信社董(理)事长、行长参加的专题闭门会。


陈儒说:截至2017年底,中国整个银行业资产252万亿,占到全球GDP的总量超过50%。我国以前银行业总资产没有这么多,从2004年开始银行业总资产在持续飙升,我们已经成为整个产业里的NO.1。美国经济总量目前是比我国大的,但它的银行业总资产占GDP总量不超过30%。从好的方面来讲,是我们银行业发展速度很快;从坏的方面来讲,资产快速扩张带来了隐性的风险。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,大家不难发现今年“三大战役”(即:脱贫攻坚,污染防治,防止不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)的艰巨性。

资管新规是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的,在今天演讲中,好几位嘉宾都谈到:未来银行的业务怎么做?方向到底在那里?面对当下的形势,如果我们准备的足,就是机遇;如果准备不足,就是潜在风险的爆发。个人觉得,今年总体宏观经济形势是强监管,保障不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。今年,银行不好做。招商银行应对比较快,成立了招商银行资产管理公司应对市场。理财业务打破刚兑是必然的,同时也会带来新的业务的变革。

不拥抱科技,银行业没有未来。未来科技的发展对银行的影响很大。银行的边界是模糊的,不只是银行在做金融,很多企业都在做金融。传统金融业如果不思改革,如果不拥抱科技,如果不做变革,按照原来的组织形态、传统业务继续做下去,是很危险的。未来在宏观层面,我国能够把控好政策的制定以及效率,使得它更加符合市场发展,那么我对未来金融的发展还是很乐观的。

在自由讨论环节,对于资管新规、农村金融机构的发展等问题,多位地方银行董(理)事长与主持人陈儒先生互动,并发表了自己看法。
 

CIFC普金会创始理事青海省联社副主任王兴源:请陈教授讲一下,新出台的资管新规对中小金融机构的影响?

陈儒:首先,今后,通道业务肯定是不能做的了。第二, 资管新规对于未来第二个影响是业务量大幅度收缩。第三,面对30万亿银行表外理财市场,对于有特色的、能够跨区域经营的农商行是机遇。资金运用的挑战。资管新规颁布以后会有一些新的业态,可以使大家“动”起来的。最后,监管的分离。资金短期压力上升比较大。短期利率是飙升的。未来,老百姓理财的这些钱要往哪里去,这是留给大家思考的问题。如果银行等对了地方,那就是机遇,就是风口。



辽东农商银行董事长孟宪伟:对于理财产品的份额能压缩到什么空间,请陈教授谈谈自己的看法?

陈儒:资管新规明确了保本理财产品不让销售了。未来银行会拓展新业务。老百姓不太愿意接受银监系统的理财产品。银行要把合适的产品卖给合适的人,就需要利用科技实施精准营销,把好产品推给需要的客户,增加粘性。资管未来发展空间很大,不会下降反而会增加。



岑溪农商银行董事长朱显驹:资管新规对于贷款规模、资金出路、如何实现利润增长?

陈儒:资管新规对理财业务做的比较多、有特色的、创新较多的银行会有一定的短期压力。过去很多银行做的是“明股实债”。客户的消费习惯、理念有区域性差别,发达地区的消费者更愿意承担风险,欠发达地区消费者不愿承担较大的风险。这几年的理财产品多为低风险高回报,客户在选择理财产品的过程中,往往更注重高回报,不会更多地注重资产质量。这次资管新规对“嵌套”进行了制约,杠杆率也下降了。



黑河农商银行董事长安九龙提出可大家共同探讨的问题:存款在大幅度上升,央行对贷款指标有限制,农商行能否将贷款指标进行全国性的交易呢?例如,A银行有资金,想要投放贷款,但没有项目。B银行用A银行的资金指标,B选择投放贷款的客户及资金担保,A银行把资金投放给B银行。这样可不可以?但是目前又有一项政策“资金不出省,贷款不出县”,这项政策能不能改?
邳州农商银行董事长张军:农商行的选择很难做,有钱贷不出去,被资管控制住了。现在正在联合交通大学安泰经管学院有关专家研究“农村金融如何支持振兴乡村战略”的课题。由于当地农村产业结构发生调整,农商行如何服务农村?如何支持“三农”发展?呼吁希望有关部门更多的关注农商行面临的各项问题。例如,“土地确权”一项,当地政府没有专门的部门帮助银行协调这件事,使得“土地确权”很难推进。
陈儒:中央一号文件每次都涉及“农村问题”,可以看出国家很重视农村问题,但是对于金融领域里,地区差异大、体量小的银行,难以用统一的标准去考量。



高邮农商银行董事长赵波:“振兴乡村战略”的颁布,使得农商银行很振奋,也更加跃跃欲试,但是政策方面的立意比较高,结合地方实际情况后很难落地。像农商行这类的地方金融机构,主要服务对象是“三农”,生存的“蓝海”就在农村、在小微企业。这些小微企业跟农商行难以形成业务的对接。农村金融机构在贷款时有难度,存在着风险控制问题。创新金融服务、金融产品近年来一直在提,但是一直缺少政策支持,包括:三权抵押、土地流转、林权等。在下一步金融工作中,应该引起中央及有关部门重视。
农村金融机构的服务范围是最深、最广、最透的,应该给予更多的政策及力度支持。我呼吁,是否可以给予涉农金融机构给予一定量的风险补偿机制。我们农商行要敢于支农、勇于支农。


 

山西文水县联社梁永泉理事长:发表一个关于小银行的思考。
第一,近期各种政策的出台,对于我们来讲是短期受益的。
第二,从政策角度来讲,去年是“严监管,促发展”,今年是“严监管”。小银行要转型,其核心客户、核心业务在哪里?所以深耕本地市场,做好核心业务,挖掘好新客户价值,是这两年我们要做的事情。
第三,金融产品创新。1.票据是一个可流通性的资产。小额商票是可行的。2.小额的、供应链金融的核心企业为中心的,应链金融业务是可以做的。银行如何与互联网金融公司合作。我们正在尝试着做互联网社区、金融服务站等,用互联网的方式组和其他业务,或许可以解决贷款不出省的问题,及让核心客户扩大、扩容的问题。

陈儒:感谢普金会为全国中小银行,农村金融机构,搞了一个“娘家”,让大家的很多好意见、建议有地方反映。今天普金会联合交大安泰成立了“普惠金融研究中心”,让大家可以在理论层面有一个反映的问题出口。从中国普惠金融事业角度讲,普金会一直为大家做联络工作,为普惠金融的发展做了大量的工作,今天“普惠金融研究中心”的成立是一个很大的突破,大家的建议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、途径向有关方面做传导、做呼吁,给大家未来的发展空间会更好,更大。


高峰论坛,精彩仍将继续,敬请期待!

普惠金融,我们一直在路上。


 

相关文章
  • '2018中国普惠金融(上海)高峰论坛——企业文化篇

    '2018中国普惠金融(上海)高峰论坛——企业文化篇

    2018-04-17

  • '2018中国普惠金融(上海)高峰会——同行篇

    '2018中国普惠金融(上海)高峰会——同行篇

    2018-04-17

  • ’2018中国普惠金融(上海)高峰论坛——科技篇

    ’2018中国普惠金融(上海)高峰论坛——科技篇

    2018-04-09

  • 普惠金融的责任与担当 '2018中国普惠金融(上海)高峰论坛隆重举

    普惠金融的责任与担当 '2018中国普惠金融(上海)

    2018-04-09

精彩导读

沪公网安备 31009102000017号